当前位置
中国杭州
 >> 党政动态  >> 政府工作动态  >> 服务
服务
让良渚文化“活”在当下
2019-07-12 来源:杭州日报
[收藏] [推荐][字号: ] [打印] [关闭]


  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良渚”也正在成为高频文化热词。

  申遗成功当天,以《良渚的前世今生》为题的申遗宣传片登录央视新闻直播间,持续传递申遗热度;另一边,“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文明”也将于7月16日在故宫博物院开展;而由中国美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副院长、第54届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奖得主刘健担纲的动画电影《良渚》,也即将投入创作拍摄。

  诸多文化盛举,尤以“良渚文明”丛书的出版最为瞩目。看看书题,每一本都是沉甸甸的,多数出自专业考古人之手,堪为近年来良渚文化研究成果集大成:《神王之国:良渚古城遗址》《土筑金字塔:良渚反山王陵》《内敛与华丽:良渚陶器》《工程与工具:良渚石记》《图画与符号:良渚原始文字》《物华天宝:良渚古环境与动植物》《良渚时代的中国与世界》《何以良渚》等。丛书中的最后一本,《一小铲和五千年:考古记者眼中的良渚》则由记者马黎撰写。在过去八年中,这位媒体同仁一直关注着良渚考古的点滴变化,自身也由考古门外汉,变成业界代言人。

  “一小铲”和“5000年”,对应的正是良渚文化这样两条主线:一条是沉甸甸的五千年文明记忆,另一条则是近一个世纪以来,一代又一代人持续不断的接力探寻。从1936年施昕更先生的首次发现良渚黑陶,到1959年夏鼐先生命名“良渚文化”,再到反山、瑶山王陵相继打开、古城遗址和外围水利系统的发现,世人正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不断加深对良渚文化的认识。

  有如省考古所所长刘斌所言,文化考古,绝不是一个人、一代人的事情。以笔者对专业考古的有限接触,最难忘的,是对考古学家牟永抗先生的采访。作为浙江考古事业的开创者之一,牟先生曾是良渚考古的重要主持者和参与者。2013年5月17日,笔者去采访他时,老人正在浙医二院住院。在病房中,他丝毫没有顾及自身病情,细述起重大考古细节,并回忆了当年104国道因遗址而改道等故事。透过他的回忆,重回历史现场,无疑更加真切感受今天之成果得之不易。在他身上,始终洋溢着一代考古人的热情和自信:富于探索和挑战,勇于质疑和批判。年轻考古人郑嘉励在他的《考古人四记》一书中如是纪念道,“牟先生是有个性、有批判精神的人,在浙江考古界,犹如鲁迅先生一般的存在。”这既是后辈学人对他的最高褒奖,更是对于文化精神的传承和致敬。

  以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为起点,做好保护、研究、传承和利用这篇文章,就是要沿着前人坚实的足迹,沿着这一条文明之旅、发现之旅、朝圣之旅,讲好良渚故事,普及良渚文化,发出杭州声音,为全世界呵护好这份珍贵遗产,让良渚文化活在当下,活在世人心中。(本站编辑 洪晓霞摘编)

 
[收藏] [推荐][字号: ] [打印]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