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杭州
 >> 党政动态  >> 政府工作动态  >> 服务
服务
“一意孤行”的方寸人生
2017-06-04 来源:杭州日报
[收藏] [推荐][字号: ] [打印] [关闭]


  

  家族里出了8个中国美院毕业生,偏偏陈宝福自己不在其中。作为篆刻圈中已颇有名声的行家里手,老陈倒挺谦虚:“我能有今天,可能和家里浓厚的美学氛围是分不开的,从小就受着美学的熏陶。”

  已近耳顺之年,老陈回想起读书时的情形,总是说自己当年是个淘气的小鬼,爱玩,后来居然能静下心搞篆刻,实属意外。

  1986年,20多岁的陈宝福去柳浪闻莺散步,正碰上西泠印社举办现场篆刻活动。他挺感兴趣,便想学一学。

  “没有老师,完全靠自学。刚开始是临摹,自己买书来琢磨,也没人可以交流。”老陈年轻那会儿,干过打铁工、冷铸工、修车工,都是普通工人岗位,篆刻纯属业余爱好,篆刻的时间也是碎片化的,“什么都不懂,但什么都想学一点。”

  自学成才哪有那么容易,老陈对自己篆刻水平的评价是——直到2010年也没什么突破。

  “我总想搞点不一样的,就像我自己的个性一样,张扬,要在作品里突出自己。”老陈动手前的酝酿时间很长,他想的不仅是如何展现技法,更多的是作品如何与思想、审美情趣、生活经历、价值观相关联并彼此协调。

  退休后,老陈有了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钻研篆刻,感悟到的东西也更多。回头看自己以前的作品,他都觉得不大满意:“希望自己的作品不是死板、传统的,得是活的、有灵气。”

  老陈对最近的一件作品颇为中意,他反复强调,这件作品就像在说他自己——“一意孤行”。

  从字面上看,“一意孤行”是个贬义词,老陈却很喜欢,他觉得正是这样一股倔劲儿,让他一直走在篆刻的路上。“我对学生也是如此,允许从头再来,允许争论。我告诫他们千万不要盲目模仿,跟我一样还有什么意思?”

  每完成一件作品,老伴便成了老陈的第一个鉴赏人。“她一点都不懂篆刻,也说不出什么道道,但她会说作品哪个地方别扭。”老陈说,他从不怀疑任何人的欣赏水平,他也欢迎老伴和儿子提意见,“改好了,他们会说我刻得越来越好了。听到这话,我很有成就感。”

  年轻时当工人,走的是“粗犷路线”,老陈说自己的篆刻也是走了这条路子,生活阅历渗透到了他的篆刻作品中。“不要瞧不上草根的东西,有个词叫‘养拙’,我倒觉得这样的东西反而雅俗共赏,别有一番味道在里头。”

  老陈篆刻就如作家撰文,喜欢在深夜静思。“沉下心来,好像在和古人、和金石文化交流。我对它喜爱,它不会负我,石头和刀会厌弃我吗?不会,它是我多么忠实的朋友。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对于篆刻来说,就是如此。”

  如今的老陈很少出远门,把时间几乎都留给了篆刻。他说篆刻里头的学问很深,历史、文学、书法、宗教、美术,包罗万象,他会一一涉猎,潜心研究。30多年的坚持,工人小陈成了篆刻专家老陈,时常有人托他刻一方印,有高校请他去讲讲金石篆刻的课,也有篆刻赛事请他去当评委。

  “篆刻是老底子的文化,但你可以用刻刀去创新。篆刻字有字形要求,但布局、线条都可以变,融入个人的思想。”这或许就是老陈一头扎进篆刻艺术所获得的最大乐趣吧。(本站编辑 祝婷兰摘编)

 
[收藏] [推荐][字号: ]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