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杭州
 >> 党政动态  >> 专题专栏  >> 做好“加减乘除”支持创业就业  >> 媒体解读
媒体解读
解析两个“27条新政”的内在逻辑
2016-01-15 来源:杭州日报
[收藏] [推荐][字号: ] [打印] [关闭]



杭州2015人才报告


  在短短一年间,杭州先后出台“人才新政27条”,以及专门针对大众创业的“新27条”,成为万物生长时代新的开端——
  
  2015版新政 吸引人才达到近二百万
  创业创新,离不开一个“人”字。
  2015年,也就是杭州推出史上最具吸引力“人才新政27条”的元年,更多海外人才、 国内专家,先后集聚于滨江海创基地、创新大厦、动众科技园等地,涌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洪流之中。滨江区人才办主任胡也静表示,2015版人才新政从以前关注资金扶持,转向到关注人才的扶持,带给了滨江更多的人才。
  聚光科技董事长叶华俊系此次“人才新政”的最早受惠者——凭借自己“国千人才”专家背景,他成为新政之后,杭州首位领取80万元购房款的“人物”。如今,在离公司不到6公里的钱江水晶城,叶华俊有着自己的房子,就此安居乐业,“之前身边也有人因为住房的问题,动摇过在杭州创业的初心,现在新政的实施,让人更加能够在杭州安心创业。”作为被评定的“杭州C类人才”,叶华俊还享有更多“附属”待遇,比如,浙A车牌的直接上牌、30万元的信用贷款等等,“对我们来说,滨江能够落地各种政策,这是最关键的,能够帮助我们企业成长。”
  “政策能够落地”,似乎成为众多创业者最关注的地方。“吹到天花乱坠,还不如落地一项政策”——“创业网红”毛靖翔对此深有感受,在六和塔对面的海创基地,这位80后CEO夜以继日地带着团队创业,一年之内迅速把米趣科技拉到了20亿元的估值,而他仍然不能忘记,在来到滨江创业之初,拿到了300万元的创业资金支持,“杭州政府的效率非常高,人才支持政策也能及时落地,这对我们帮助很大。”
  信息经济高度发达的滨江,成为2015版人才新政最好的实施者,同时又是杭州求贤若渴的大局缩影。
  “人才新政”的地标建筑“西湖大学”就要在9月招生开学——项目主导者及校长、“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会长施一公说:“我们选择杭州,杭州市委市政府能够下这样的决心全力支持,我们认为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发出英雄帖
  招群贤毕至

  2015年1月,杭州出台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人才及团队引进培养工作的“人才新政27条”,旨在吸引高端人才,最高扶持资金达1亿元,力度领跑全国。
  
  
  延伸
  打出地气牌
  引草根创业

  2016年,杭州再推“就创新政27条”——《关于支持大众创业促进就业的意见》。相比于去年“高大上”的人才新政27条,此番新政明显更接地气一些,主打“创业带动就业”理念,支持帮扶对象也以高校毕业生为主,兼顾各类劳动者。
  
  2016版新政 草根创业进入“最好时代”
  “出售”想法——程章的创业故事

  周一,雨。
  梦想小镇“等E人”创业咖啡馆里,不时有客人推门进来。
  浙大在读研究生程章就是其中一位。他是这里的常客,从靠窗位置看过去,对面正好是他的来嗨科技。一头看上去很难驯服的“卷毛”造型,很容易被归于90后的行列。但他的名片上印着来嗨科技“创始人”的头衔。
  在一张贴满二维码的咖啡桌上,程章开始摆弄他的产品:
  一个纯白色小球。没有花哨的装饰,7厘米的直径,集合了光源、电路板、电池等,刚好可以一手掌握。最为核心的是,它采用了非常接近太阳可见光谱的一种特殊LED光源,给人眼十分舒适的体验。还可以通过连接APP,实现清晨唤醒灯、睡前助眠等作用,具有起夜哺乳灯、学习灯等功能。
  “我们叫它Gooro。”程章说,去年6月,这还只是他和几个朋友的一个设想——设计一款产品可以模拟阳光唤醒。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就一个月之后,凭着这个点子,他们的团队成为梦想小镇第七空间投资孵化的项目,还顺利拿到了天使轮融资。
  在小镇,除了拎包入住的办公环境、百兆到端的网络、云服务平台等便利条件,工商、税务、法务、财务、知识产权等政府部门和中介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都在这里集中办公,为像程章一样的创客提供全要素、便利化的创业支持。
  尽管Gooro要到今年春天才正式对外开售,但在梦想小镇的推荐下,成立不到一年的来嗨科技竟拿到了乌镇“入场券”,成为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进行展示的最年轻企业。
  像程章一样,不论出身、从零开始的“传奇”故事,这几年在杭州越来越多——
  浙江工商大学学生潘治军凭着一个PPT,在无产品、无团队的情况下,获得大学生创业比赛第2名和10万元的创业资金,开启了“一株小麦”零食餐饮O2O品牌创建……
  “90后”邓建波创办了“青团社”,虽然一度成为杭州最大的学生兼职平台,但不久就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去年2月,“青团社”入驻梦想小镇湾西加速器后,推出了“云地推”服务,拿到了一笔千万元级别的融资,并把业务从杭州拓展到了广州、南京、武汉、沈阳等20个城市,11月销售额已达300万元。
  程章将来嗨科技成功的大部分原因归功于“机会”:遇到了靠谱的伙伴、碰到了创业创新的大环境、来到了政策最好的梦想小镇……
  
  “最好的时代”——加大对草根创业者的扶持
  一个飞速增长的数字,可以从某个侧面窥探出这种“创业热”背后的原因——杭州大学生创业联盟的数据统计,2008年杭州注册登记的大创企业(大学生毕业5年内创办企业)77家,2009年上升到1360家,而这几年平均每年新增数量在2000家左右,这也意味着杭州平均每天有5个大学生创业当老板。
  “2008年是一个节点。”大创联盟负责人介绍,就在这一年杭州首次出台高校毕业生和留学回国人员创业三年行动计划,并陆续推出一系列个性化扶持政策。在其看来,对于相对草根的创业者来说,政策的引导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大创联盟与浙大全球创业研究中心去年的一份联合调研显示,初创企业最需要的支持前三位分别是:政策支持、融资支持、技术支持。
  与此一一相对应的,2016版人才新政不仅在资金扶持上做了“加法”,明确“在校大学生、劳动者在市区自主创业可申请30万元无担保贷款”,还在创业障碍上做“除法”,推出“简政放权、减少证件、科研人员离岗创业保留人事关系”等一系列政策。
  
  纵深
  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

  创业也应强调“理性”二字。如何“以鼓励创业带动实现就业”才是更贴近于创业创新本质的问题。
  
  诉求万物生长,才是这座城市创业创新顶层设计的意图所在
  100个,活5个——创业将面临残酷的竞争
  从资金扶持到免费场地,从技术到团队,在2016版“27条”面前,创业似乎看起来变得“简单”了些。
  “现在身边不少年轻人张口闭口就是O2O、商业模式,或者说‘我不适合上班,适合创业’。哪里有那么简单?”程章说,自己创办来嗨科技之前,做过家居品牌、开过设计公司、开发过智能眼罩,甚至做过生鲜外卖,但都以失败告终了。“创业不仅要有点子、还要有技术,还要懂市场、懂管理,这些都是大学生缺乏的。”
  一个数字证明着创业大潮的“惨烈”。据不完全统计,大学生创业一年的存活率只有4.6%,成功率则更低。即便是调查显示在5年成活率超过20%的杭州,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对此,不少专业人士也持有相同观点。浙大乐创会创始人卢艳峰曾表示:“目前浙江创业氛围很好,但创业却也成为一种‘时尚’,仿佛不去创业就是OUT(落伍)了。而且,大学生创业选择的项目部分属于异想天开型的,部分属于复制型的。现实则更需要创新型、技术型的项目。”
  以浙江大学为例,浙大此前有过大学生休学创业的例子,但是学校更鼓励学生既能够完成学业、又能够完成创业,把学业和创业结合起来。在学制设计上,采取了弹性学制方式,同时采取校内建创业团队与校外导师指导相结合的方式。浙大目前在校生已经有130个具备创业雏形的团队,已拿到约4000万元的天使投资。
  与许多年轻创业者打交道的过程中,杭州青年就业创业工作部副部长王小豪更加感受到,如今方方面面鼓励大众创业、宽容创业失败的同时,也更应强调“理性”二字。特别是对于大学生群体、草根群体而言,就业和创业之间,如何“以鼓励创业带动实现就业”才是更贴近于创业创新本质的问题。
  
  在地理坐标上的延续与递进与顶层设计不谋而合
  沿着文一西路向西进入余杭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创业企业——阿里巴巴总部坐落于此,超过2万名阿里员工正在这块占地450亩的园区工作。
  园区的对面,是另一块由中组部主导建设的创业园区“海创园”,从名字就不难看出这里是“海归”创业人才集聚地。
  从“海创园”再向北走2公里,是用以孵化早期项目的“梦想小镇”,这个由粮仓及十多幢小楼组成的区域,将在未来几年吸纳超过1万名的大学生创业者。
  从领军人物,到海归人才,再到大学生草根创业……令人寻味的是,这种在地理坐标上的延续与递进,在某种程度上正与这座城市创业创新顶层设计不谋而合——也就是在这短短一年间,杭州先后出台“人才新政27条”,以及专门针对大众创业的“新27条”,成为万物生长时代新的开端——
  “对年轻人来讲,这真是一个创业的最好时代。”说话间,程章轻轻握了握手中的Gooro。小太阳一般的光照,瞬间投射在咖啡桌角密密麻麻的二维码上。正如梦想小镇这名字,在每一个二维码背后,都映射着一个创业者从0到1的梦想。(本站编辑 祝婷兰摘编)

 
[收藏] [推荐][字号: ]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